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pk彩票 > 人才招聘 > >16年后《变形计》骂声一片,那些进城的农村孩子,后来怎样了?
热点资讯
人才招聘

16年后《变形计》骂声一片,那些进城的农村孩子,后来怎样了?

发布日期:2022-04-22 12:25    点击次数:195

2006年9月4日,湖南卫视一档名为《变形计》的综艺节目横空出世,一时之间连创收视率纪录。不知不觉16个年头过去,《变形计》已经拍到了第19季。

一、风靡一时

《变形计》打着让孩子们“人生改造”“换位思考”的旗号,将家庭条件优越的城市孩子与偏远贫困的农村孩子互换生活,在7天时间里对孩子的思想进行改造。

节目组制作人曾信心满满地表示:“《变形计》是来自偏远山区的一剂良药,专门治愈城市里的独生子女病。”

看似人文关怀的背后,却让不少农村孩子付出了人生的代价。

戳中国人“贫富差距”和猎奇心的《变形计》,一开始的确十分火爆,城市孩子的娇惯,农村孩子的坚韧,陌生环境下造成的错位感,令观众感到异常新奇。

但一期一期雷同的节目之后,《变形计》的初衷变了,它成了城市孩子的《变星计》,农村孩子只能沦为陪衬的绿叶,被节目组当成造星的工具人,用完即弃,丝毫不管他们今后的人生该如何度过。

于是乎,经历过一场繁华美梦的农村孩子,再不复曾经的吃苦耐劳,他们开始埋怨父母,自暴自弃。

了解到真相的观众,用“恶心”二字来评价《变形计》。16年,从一片喝彩到骂声不绝。看看这些农村孩子的后续,就知道它的骂名一点不冤枉。

二、最好的结局

第一期的农村孩子名叫高占喜,一个来自青海贫困家庭的高原山村孩子。他在家中排第二,还有一个哥哥和弟弟。

高占喜的父亲双目失明,母亲身体不好,夫妻二人辛苦一年只能赚2000块左右。高占喜每天只能吃黑黝黝的馍馍就凉水,因长期的营养不良而身材消瘦。

高占喜每天上学之余,还要负责照顾父母和年幼的弟弟,除草、打药、施肥等农活统统落在他的肩上。

外出打工的哥哥带回的一小块糖果,就是高占喜人生中最美味的东西。彼时他最大的愿望是赚很多很多钱,将来买所有好吃的东西。

得知自己被节目组选中,将前往大城市体验生活时,高占喜兴奋地一夜未眠。第二天抵达长沙,望着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,坐在车上的他默默流泪。

城市里的父母开着宝马车带他四处观光,带他去饭馆吃大餐。城里孩子眼中平凡的生活,让高占喜受宠若惊,吃饭时紧张到筷子连续掉了5次。

他被大彩电里的动画片吸引了全部注意力,学会了玩电脑游戏,拥有了一辆自行车,懂得了干活时偷懒耍滑,却唯独忘了自己带来的作业。

被旁人问起姓什么时,高占喜说自己姓“魏”,这是城里临时父母的姓。眼看七天的时间就快到头,高占喜对着镜头哀求“我不想回家”,引来观众的一片指责。

沉浸在美梦中的高占喜,被一通电话惊醒:父亲在家干活无人照顾,摔伤了腿。

得知此事的高占喜沉默了一会,他主动收拾起行李,要提前回家。当被问及原因时,这个敏感聪明的孩子只是回答:我的麦子熟了。

麦子熟了,梦也就醒了,美好终究不敌残酷的现实。在内心的挣扎过后,高占喜选择拥抱自己的平凡,并为之不懈奋斗。

回到农村的高占喜,生活依旧平淡,偶尔的咸菜都让他高兴半天。提及那场黄粱一梦,他明确地表示:那只是一场游戏。

“我坚信读书一定可以改变我的命运。”这是农村少年铿锵有力地答复。

正因高占喜的自强不息,令城市里的“父母”格外心疼,节目结束后他们决定资助高占喜继续学业。

2011年,高占喜以理科第一名的成绩,成为湖南师范学院国防生,毕业后当上武警排长,今生报效祖国。

褪去了脸颊上的高原红,这个1米78的大小伙依旧腼腆,他成了自己最喜欢故事《丑小鸭》的主角,用难得的人间清醒换回改变命运的良机。

但像高占喜这样的孩子毕竟是极少数,大部分农村孩子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,参加《变形计》后的下场十分凄凉。

三、被改变的人生

农村女孩王红林,幼年父母离异,家中只剩下瘫痪的大伯和年迈的奶奶。曾经坚强的她来到城市后,在父母的宠爱下逐渐染上了“公主病”。

回到农村后,王红林动不动就让别人伺候,什么活都要指使哥哥去做。因为洗澡没香皂,她气得让奶奶拄拐杖出远门给她买。

她时常闹着要回城市里享受,不胜其烦的城里父母最后只能将她拉黑。

还有《变形计》中最受欢迎的农村孩子梁小友,没文化的父母累死累活一月只能赚300块,她便每天背着弟弟爬山路去上学,热情洋溢的她不论多苦,始终挂着开朗的微笑,被观众们称为“神仙妹妹”。

谁知见识过城市的繁华后,梁小友不再认真读书,她辍学后无事可做,染上了抽烟喝酒的坏习惯,还利用参加节目的一丁点名气转型做网红,17岁就交了男朋友。

后来有网友发现,镜头前衣着光鲜的梁小友,弟弟还穿着一双露着脚趾的破鞋。

农村孩子梁训,父母常年在外务工,一年时间梁训一个人要过10个月。在小山村里,梁训一个人、一头猪、一间房坚守了五六年。

原本刻苦努力的他,在参加完节目后不愿再上学,连义务教育也没读完。曾经梦想做一名歌星的他,后来只能去了富士康,成为流水线上的工人。

这样的例子还有太多太多,第一期的高占喜,已经是整个《变形计》中结果最好的孩子。但高占喜的成功,其实与参加节目并无多大关系,相反他还险些因此被花花世界所迷惑。

四、结语

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。得而复失,往往比不曾拥有更加令人煎熬。

《变形计》的节目组无力改变农村孩子的现状,却“假大空”用所谓的“开拓眼界,互换人生”的想法摆布孩子的命运,说到底有一种“何不食肉糜”的优越感。

见识过城市孩子色彩浓郁的生活后,还有几个农村娃能经受外面世界的诱惑?他们会不甘贫苦,急于冲破家乡和教育的束缚,一头撞进心心念念的社会后,才知道没有知识的痛苦。

“我本可以忍受黑暗,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。”

当一场注定无法挽留的美梦破灭后,那种患得患失的落差又让谁来弥补?

《变形计》被观众狠骂,一点都不冤枉。



上一篇:以鲅鱼为媒传孝道、促产业发展,沙子口鲅鱼节如约而至
下一篇:动画「JOJO的奇妙冒险」10周年企划视觉图&PV公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