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pk彩票 > 产品中心 > >一文读懂苏伊士运河:被一艘货船“弄瘫痪”的全球贸易大动脉
热点资讯
产品中心

一文读懂苏伊士运河:被一艘货船“弄瘫痪”的全球贸易大动脉

发布日期:2022-03-12 18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33

苏伊士运河连通地中海和红海,是欧洲发达国家与亚洲新兴市场国家之间货物运输的要道,每天都有上百艘大型运输船只经过这里,前往世界各地。一旦运河的通行秩序受到影响,全球的海运秩序都会受到影响。进而导致大量船只不得不舍近求远,绕过非洲大陆,增加运输时间。

所以苏伊士运河的通航问题牵动着世界各国的神经,以往苏伊士运河暂停通行,都是在大国默许下,周边区域性强国军事冲突的副产品。最终往往都会由联合国出面解决问题,可见苏伊士运河通航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。

这条沙漠中的运河大部分河段其实都挺狭窄,其运力和维护其实都是个大问题(图:shutterstock)▼

然而2021年3月23日,一艘隶属中国台湾的货船经过苏伊士运河时发生事故,将运河堵了个严严实实。成就了不费一兵一卒,成功瘫痪苏伊士运河的奇迹。

堵在了埃及的经济心脏上,埃及的沙尘暴模糊了方向,大风也影响了船只的操控(图:fallenhearts17/ins)▼

突发事故

出事的船只是一辆超大型黄金级集装箱船,名为“长赐号”( Ever Given)。从它张扬的分级名就能体会到这艘船来头不小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它长达400米,宽近60米,最大理论容量为20124至20388 TEU(即两万多个标准集装箱),总吨位217612 GT至219688 GT,同量级的船只2018年才交付第一艘。

黄金级指长荣海运旗下的11艘同级别的集装箱船只,均在2018和2019年下水服役(图:kees torn /Wiki)▼

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HMM阿尔赫西拉斯号最大理论容量为23964TEU,比长赐号多一些,但是其长度也是400米与长赐号相同。长赐号已经属于当今世界集装箱巨轮中,最先进、最庞大的那一梯队。

现代集团旗下的阿尔赫西拉斯号去年4月份下水,韩总统文在寅还出席了其命名仪式,可见韩国建立海运强国的决心(图:kees torn\u0026amp;Juerg Haeusermann/Wiki )▼

长荣海运(Evergreen)成立于1968年,总部设立在中国台湾省桃园市,是一家实力雄厚的海运公司。如今它的运输船以东亚为中心,往来于全球约80个国家或地区的240个港口,主要运营亚洲内部,东亚至澳洲,东亚至北美,跨大西洋运输和东亚至欧洲的航线。

长荣海事博物馆(图:Wiki)▼

长荣高雄集装箱码头(图:Wiki)▼

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、途径曼德海峡进入红海,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,是东亚至欧洲航线中一条省时省力的选择,长荣海运对这一条航线并不陌生。

引起这次惊人事故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黄金级集装箱船实在是太大了。这一级别一共11艘,全部属于的长荣海运,是该公司目前运营的数百艘运输船中最大的。拥有20000TEU的运输船,固然是一家运输公司的骄傲。但是在日常运输中,这样的船其实并不方便。

这些运输船的长度远超过埃菲尔铁塔,如此大的体量势必会影响其灵活性(Ever Glory 图:kees torn/Wiki)▼

20000TEU的运输船普遍是近几年才交付的新型船只,船体过于巨大,目前各大港口还在把有能力停靠20000TEU的运输船,当作一项值得宣传的优势。不难看出这种略微超前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超大型运输船,在日常使用中会遭遇种种与老旧基础设施难以适配的尴尬。

2019年,长赐号下水不久,就在易北河距离汉堡港不远的地方,撞上了一艘停靠在港口中的渡船。长赐号没能及时减速,25米长的矮小渡轮被撞扁了船身,索性没有人员伤亡,而长赐号仅仅刮花了一点油漆。这样的巨轮行驶在狭窄,繁忙的河道中,难免给人以大象闯进集市里的感觉。

可怜的小轮渡停靠在布兰肯尼斯轮渡码头,没有偏离航线的长赐号仅仅是蹭过一下,就对其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..(图:fleetmon.com)▼

苏伊士运河的水面宽度在345米到280米之间,用于通航的航道宽度则更窄,平均宽度只有130米。不难看出,即使是在水面宽度最宽处,黄金级集装箱船也只能一路直行,完全没有转向的空间。

这艘预计3月31日到达鹿特丹港口的大货船,不仅自己无法如期到达了,还影响了别的船,以一己之力影响了石油天然气以及消费品的贸易(图:vesselfinder.com)▼

而这一次,长赐号在穿越运河时受到强风的影响,直接横截在运河当中,将航道拦腰截断,苏伊士运河彻底进入了瘫痪状态。船只为了摆脱搁浅状态,也试图做出挣扎,反而使得船身发生了倾斜。从挖土机到小拖船,各类营救措施已经上线。不知道堵在运河中向北行驶的42艘船,和向南行驶的64艘船,要到何时才能通航。

小挖机承受着它未曾想象过的压力(图:苏伊士运河管理局)▼

改变世界航运的大运河

感到焦急的当然不止是被困在运河中的长赐号货船。每天都会有上百艘船只,南来北往、日复一日通过苏伊士运河。这些绝对数量并不大的船只,承担了世界海运贸易量的10%。在全球化的时代,苏伊士运河是世界物流的几个大动脉之一。

全世界都盯着这艘船,把希望寄托在小挖机和小拖船上(图:苏伊士运河管理局)▼

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,是由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。运河地处西奈半岛与非洲大陆的接壤处,是连接欧、亚、非三大洲的地理要冲,虽然气候并不适合发展农业,却是连接东地中海、中东各个文明的交通要道。

各个文明盛产的货物也有所不同。即使是不存在巨轮,只有用芦苇、纸莎草编织的小船的古埃及,水路运输也要远远低于陆路运输的运费,而西奈半岛北邻地中海,南邻红海,向西距离尼罗河三角洲也并不遥远,非常适合作为水路运输的转运站。

西奈半岛周边有苏伊士湾和亚喀巴湾,唯有苏伊士湾北端到地中海的狭窄地段适宜修通运河(底图:shutterstock)▼

以至于古埃及十二王朝时便已经兴修了一条东西走向、连接红海与尼罗河的运河。近代南北向的运河定名苏伊士,便是为了纪念几千年那位十二王朝的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(Senusret III)。

放置于大英博物馆展览的法老王辛努塞尔特三世的雕像(图:Ilarius/Wiki)▼

这条东西向的运河周边以荒漠为主,如果不定期进行疏浚,就会被沙海掩埋。埃及日后只有少数统治者复兴过运河,由于埃及并不稳定的政治环境和长期以来从属于外来文明的地位,这条运河最终被废弃。

古苏伊士的运河也叫法老王的运河,在史前时期,这里是尼罗河的分流通过这条运河拓宽了分流,尼罗河与红海相连,比现在的运河走向多拐了个大弯(图:annie brocolie/Wiki)▼

今日的苏伊士运河开凿于1859年,由法国实业家与埃及当地实权人物共同出资,耗资1860万镑。工地上直接参与的工作人员高达30000,不少是被强征埃及人苦工。运河间接牵动世界范围内150万人参与工作,历经10年运河才最终完成,随后,英国人控制了苏伊士运河。

在开建前期组建了苏伊士运河公司,通过大量埃及苦工的付出和法国机械的支持开始大兴土木,后因埃及出资人的经济危机,将股份转手给了英政府(图:Tropenmuseum/Wiki)▼

19世纪轮船航速较慢而载重较小,运河建成前从欧洲前往亚洲的船只需要绕过非洲大陆,在非洲重要的港口城市中补充给养。开挖后,以当时船只的航速,从热那亚前往孟买的船只可以节省32天时间。即使是如今的货船从鹿特丹前往新加坡,走苏伊士运河也将节省9天时间。

开航之后发布的苏伊士运河航行图(图:HMS Newport/Wiki)▼

运河又几经扩建,最终才有了如今的规模,每年为埃及带来将近6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。另一方面,苏伊士运河越方便,非洲沿岸商港的历史性衰落就越不可避免。好望角、莫桑比克沿海城市在19世纪后半叶显得门庭冷落。

如果没有苏伊士运河,或许非洲有海岸线的一些国家还能多分一杯羹(冈比亚港口 图:shutterstock)▼

如今,运河连接的不同地区产业互补性依旧很强,所以这条航道依旧重要。苏伊士运河通过船舶数和货运量居于各国际运河之首,向北方运的主要货物有原油和石油产品、煤炭、矿石和金属、加工金属、木材、油籽和油籽饼以及谷物。南运的货物则以水泥、化肥、金属制材和谷物为主。

不仅是亚欧非几大洲往来的主要通道,更担负着埃及的外汇收入重任(图:shutterstock)▼

不过,这次船只搁浅事故只是小插曲,不会带来严重损失。

苏伊士运河并不缺少危机

苏伊士运河中搁浅船只的事件,以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在2017年,一艘日本货船陷入困境,但在数小时内就迎来潮汐,成功脱困。即使如此,也没有对当地物流造成毁灭性影响。

从历史角度看,船只搁浅对于苏伊士运河来说仅仅是小问题。

1956年7月26日埃及总统纳赛尔(Gamal Abdel Nasser)将本来由英国人控制的苏伊士运河国有化,禁止以色列船只通行,导致苏伊士危机,英、法联合以色列入侵埃及。而埃及则在运河中凿沉船只,封锁了运河,直到一年后才在联合国帮助下,将运河清理干净。

英法控制运河近百年,独立后的埃及自然想要收回摇钱树一样的运河管理权(英法军队攻击塞得港)(图:Wiki)▼

更大的危机发生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后,以色列占领了西奈半岛,也就获取了使用苏伊士运河的能力。埃及为了避免运河为以色列所用,选择封锁运河。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,埃及夺回西奈半岛,2年后苏伊士运河才得以重复使用。

埃以开战后,埃及索性封锁运河,14艘船被困在大苦湖地区,长期接受沙漠的洗礼,又被称为“黄色舰队”(图:קודקודצהוב/Wiki)▼

这8年期间,海运的运费固然出现了波动,但是绕路走也未尝不可。同样没有对全球贸易造成灭顶之灾。

近年来又出现了新的趋势。因为苏伊士运河的通行成本越来越高,而国际油价长期不振,不少航运公司索性绕路好望角,选择苏伊士运河开辟前的航线。海运领域的专家拉尔斯·赞臣 (Lars Jensen),算过一笔账,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在40-50万美元之间,绕路的燃油费大概只要20万美元。这样说来,苏伊士运河暂时封闭可能短期内造成运费波动,但长期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对于时间要求不紧张的货物,绕着非洲走也算是个节省开支的好选择,而且不会堵船(南非开普敦西蒙镇)(图:shutterstock)▼

这一次拦截苏伊士运河的事件,更像是船只的载重量超前发展,船只操控性和配套基建没有跟上,造成的一个小风波,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。毕竟位于四战之地的苏伊士运河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。

参考文献:

1.https://finance.yahoo.com/news/suez-canal-traffic-blocked-container-233007774.html?2.guccounter=1\u0026amp;guce_referrer=aHR0cHM6Ly93d3cuZ29vZ2xlLmNvbS5oay8\u0026amp;guce_referrer_sig=AQAAAMF1p-3.z3TSleQTq3lK5lFMa_EFW3mXirmKPFgD8AkQQ5eDEpNCtmj5r19aKxcsN6lbvok09w7a0roeVTbNMwf9HOiSJCcunQyV9_POYY8FYbGg2JMY6vvRVlsBh6KHYt1PapcevAn1_-2vMQ8it5Fnxo9901MtXuh0cl7u4S0OrY

4.https://www.theguardian.com/world/2021/mar/24/huge-container-ship-blocks-suez-canal-evergreen

5.https://www.mofcom.gov.cn/dl/gbdqzn/upload/aiji.pdf

本文作者:斯文的樊学长,来源:地球知识局,原文标题:《刚刚,苏伊士运河出事了》,略有删减。

如需了解更多相关信息,请阅读相关VIP文章:

《透视宏观迷雾,破解百年变局》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“影响一切商品”! 全球贸易大动脉被一条船“堵死”了,最佳解救时机或在周一